登录注册  欢迎来到供应链时代网!SCMERA.COM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栏目 > 高端访谈录 >  列表页
《大数据》作者涂子沛加盟阿里做什么?
文章来源:供应链时代      作者:scmsc      时间:2015/1/7 11:19:28

记者率先报道,一周之前,涂子沛已经正式出任阿里巴巴副总裁,主导数据新商业模式的研究与应用实践。

  

 

  记者率先报道,一周之前,涂子沛已经正式出任阿里巴巴副总裁,主导数据新商业模式的研究与应用实践。

  涂子沛是继原微软亚太研发集团总裁张亚勤之后,又一位从海外公司回到国内互联网怀抱的、“著名”的中国人。

  涂子沛曾在美国呆了9年,在美国几个软件公司工作过,担任过数据仓库程序员、数据部门经理、亚太事务总监、首席研究员等职务,甚至被国务院副总理汪洋误以为是美籍华人。

  如今回到中国,涂子沛说是看到了时代变革的机遇,他要帮助阿里站在世界舞台上讲述中国故事。涂子沛不愿被大家打上“学者”的标签,但他不否认会用学者思维思考企业,给中国社会布道大数据与云计算的价值。

  涂子沛对记者表示,加入阿里的过程,慎重、不纠结,他和马云、陆兆禧、彭蕾等阿里管理层一一对谈。家庭是唯一的顾虑,他最终说服太太,带着还在上三年级的孩子准备举家迁徙杭州。

  12月29日,早报记者通过电话与涂子沛独家对话。

  受到王坚力邀

  记者:你怎么会与阿里结缘?

  涂子沛:我的两本书出版以后,分别到阿里做过两次演讲和报告。双方你有情我有意,就接触了。之后我和集团高管见面,在阿里本部和阿里驻外机构参观、参加会议。IDST(Institute of DataScience&Technologies,直译为数据科学和技术研究院,即涂子沛如今在阿里负责的研究团队)在西雅图有分支,我也应邀专程去考察,最后触动我下决心。

  国内有几个公司也请我去,工资不比阿里低、甚至职位还高,但是我还是选择阿里,阿里是一家知名度比较高的公司。

  记者:是谁向你抛出绣球?

  涂子沛:阿里CTO王坚。我第二次来阿里,是在阿里云作的报告,时任阿里云总裁菲青邀请我来。那次在阿里做了一个闭门研讨,下午做一个公开演讲。而阿里云是王坚主管,也是他一手创办的。

  记者:所以是那次演讲你认识了王坚?

  涂子沛:对。在这之前,我们也有很多神交。因为大家都研究大数据,是一个领域的人。

  记者:之前有什么神交?

  涂子沛:第一次见面,王坚就握着我的手说,我们团队的人都是看你的书成长起来的(笑)。

  记者:王坚怎么会极力邀请你过来?他怎么说?

  涂子沛:“因为集团发展需要”。我长期在这个领域工作,担任过不同的职位,业余也研究、总结,最直接的成果就是两本书。我的《大数据》是第一本大数据领域的专著,其实出得比美国人还早。美国谈大数据第一本有影响力的书,是在2013年1月出版的,就是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Viktor Mayer-Schnberger)的《大数据时代》。我的书其实是在2011年12月写好,2012年7月在中国正式出版,比他要早半年。

  记者:那么阿里又是什么吸引了你?

  涂子沛:选择阿里巴巴,不仅是选择一个公司,还是选择一个城市、省份。我来浙江省很多次,做过几次报告,上次来阿里巴巴面试时,看到杭州贴了很多标语——发展信息经济、智慧经济。浙江省还是开时代风气之先的,在全国率先提这个口号。我在《数据之巅》中有观点说,我国信息产业与工业、农业相比,与世界的差距是非常小的。在信息技术领域的应用创新,我们中国有能力和机遇和一流的发达国家比肩齐驱。

  记者:前面提到有很多国内公司也叫你去?哪些公司?

  涂子沛:不方便说。信息领域的上市公司。

  记者:你来阿里之后,工作向谁汇报?

  涂子沛:王坚。

  从硅谷来到杭州

  记者:以后在哪里工作?

  涂子沛:在杭州。我们全家下个月从海外搬回来。入职后的这一星期不仅工作很忙,我这边还要先把一些家庭问题、衣食住行问题、小孩入学问题等准备好。

  记者:全家都从美国跑到杭州?家里人支持你吗?

  涂子沛:太太对这件事(有顾虑),需要说服的过程。最后也是支持我。

  毫无疑问,这对孩子来说是一种挑战。孩子小学三年级,在美国受教育,中文基础不行,回到这边来,我们应该上国际学校,还是上公立学校?国际学校的话,可能还是英文环境,中文仍然不会有进步,我们不想她丢掉文化传承,所以想把她放到公立学校。这对她是挑战,可能还要降一级,从二年级开始读起。

  吸引我的,不仅是阿里能提供与国际同步的报酬。阿里是一家很拼的公司,有一套管理文化和价值体系,从价值观上,我们是契合的。

  记者:提到报酬,报酬多少?

  涂子沛:不适合公布吧(笑)。报酬很高,由股票、现金、工资和福利这几块组成,体现了对人才的尊重。

  记者:股权激励怎么算?

  涂子沛:股票按年限给,几年后才能够变现。所以每一个加入阿里的人,都希望阿里的股票持续高涨。

  记者:你在美国呆了9年,对你本人而言,怎么会想到回到中国?是想落叶归根吗?

  涂子沛:中国社会目前在不断变化,就是说旧的秩序在被打破。这种打破来自很多种力量,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主动求变,除此之外,还有一股力量就是科技,主要表现为互联网。科技的力量把这种变化速度加快了,整个社会在很多领域在丧失自己的传统规范,但新的规范还没建立起来。我想,我之所以回来,并不是寻找落叶归根的文化归属感,更多是参与一种新社会、新秩序建设的使命感。

  跟马云谈无人驾驶汽车

  记者:当初决定来阿里用了多久?

  涂子沛:用了相当一段时间,这是一个很慎重的决定,我为此来到杭州三次。其中有一次是专程从美国飞来。因为这是一个高管职位,和马云、陆兆禧、彭蕾都得聊一次。

  记者:跟马云谈了吗?

  涂子沛:谈了。这个写出来好像有点傍大款的意思(笑)。在这样一个职位上,最重要的不是技术能力,而是价值观以及对未来形势的理解和判断,例如我们在谈话中讨论过,中国如果要做无人驾驶汽车,该怎么做。中国医疗领域存在哪些机会,大数据和云计算会怎么改变它。

  还谈到企业管理的一些经验。比如我和陆兆禧就聊到一些很有意思的东西,他从一线摸爬滚打,最后成为一个企业的帅才,这当中有很多经验。曹操曾经说“疑人不用,用人不疑”。陆兆禧却提出,“疑人要用,用人要疑”。疑人不用,可能就会在这个变化的时代错失机会,要给别人机会,要大胆地去尝试,如果等到100%相信他时再用他,那就晚了。因为在这个时代,要快速试错,失败也是一种收获,知道此路不通,那就去走另外的路。阿里在用技术扩大商业的边界,很多都是在创新,创新就要敢于冒风险。“用人要疑”,就是说把人

本文关键词: scmsc
分享:
0条评论网友评论
全部评论
 友情链接
 合作单位
南京斯图加特联合展览有限公司     |     中国供应链专业委员会     |     物流工程学会     |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托盘专业委员会     |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汽车物流分会     |     中国物流技术协会     |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物流装备专业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