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欢迎来到供应链时代网!SCMERA.COM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栏目 > 高端访谈录 >  列表页
上市后刘强东最长的一次专访,干货太多
文章来源:供应链时代      作者:scmsc      时间:2014/12/24 14:27:57

近日,京东集团创始人兼CEO,正和岛岛邻刘强东接受优米网创始人王利芬专访,围绕上市感悟、战略布局、十年反思等内容进行了回答。期间,刘强东提到诸多圈内大佬以及印象,包括马云、李国庆等人,可以说,这是京东上市后,刘强东接受过的时间最长的一次专访,干货多多。

  

 

  导语

  近日,京东集团创始人兼CEO,正和岛岛邻刘强东王利芬专访,围绕上市感悟、战略布局、十年反思等内容进行了回答。期间,刘强东提到诸多圈内大佬以及印象,包括马云、李国庆等人,可以说,这是京东上市后,刘强东接受过的时间最长的一次专访,干货多多。

  最重要的日子,是我离开世界那天

  王利芬:是哪几个标准让你觉得可以去(上市)了?

  刘强东:我们不变的就三个标准:团队准备好了;内部的系统流程,特别是财务管理准备好了;你的业绩处于比较稳定的状态。当这三方面我们都准备好的时候,(去年)十二月份我从美国回来之后,我们就决定启动上市了,你看五月份就上了,很快。

  王利芬:当时阿里也在准备启动上市,你有没有跟他们这样一个参照系的思考的点?

  刘强东:也没有,就是两家公司,不同的商业模式,投资人看得也很清楚,所以上市根本不存在一个什么竞赛,虽然都叫电商,但是有本质的区别。

  王利芬:敲钟的时候觉得梦想落实,这个念头有在您脑袋里面回旋过吗?

  刘强东:当天的心态是很高兴,终于算是给股东、给家人一个阶段性的交代,但是没有想象中的激动得心跳加速,睡不着觉也没有。那一天对我来讲是一个很特殊的日子,但是绝对不是说我这一辈子最重要的。

  王利芬:你最重要的日子是什么?

  刘强东:最重要的日子,就是我离开这世界的一刻。如果在那一刻我充满着无数的哀怨、遗憾、后悔,我觉得我这一辈子真的是白过了,如果在那一刻我能很平静很欣然,了无遗憾,不会后悔,不会想这个事还没有做,那事还没有做,我觉得在那一刻会很好。

  王利芬:比如说生命只剩下一个月,你会遗憾吗?

  刘强东:现在肯定会有,因为这家公司还没有说带到我所想要的地步。

  王利芬:你所想要的是啥?

  刘强东:首先公司要更加稳定一些,包括财务表现,可持续性的盈利,因为只有盈利,这家公司才真正安全,一天不盈利,这家公司依然是有风险。像沃尔玛我觉得是很稳定的状态,四十年都在盈利,几乎就没有亏过钱,它能够每年给股东分红,能够持续不断地给股东一个很稳定的回报,我相信京东有一天会走到这种(状态)。

  王利芬:你上市这个心态有什么根本的变化?

  刘强东:没有任何变化,上市之后我没有做组织架构调整,我的战略和方向也没有改变过,我个人工作时间跟过去还是一样,每天开早会跟过去一样。每天早上八点二十,提前十分钟。

  王利芬:你的生活有什么改变吗?

  刘强东:如果非说要有改变的话,就是现在每天吃的花的钱更少了,几乎每天真的有个二十块钱就能够吃好,因为在减肥,晚饭也不吃了,早上就是喝一杯牛奶,一个鸡蛋,或者喝一碗玉米粥,晚上就是吃一点蓝莓,就是这样子,以前还是吃大鱼大肉,现在大鱼大肉都不吃了,也不敢吃了,一吃就变胖。

  王利芬:谁跟你说蓝莓的呢?

  刘强东:去年在美国上学的时候,哥大的一个校友跟我说,蓝莓是富含维生素最多的一种水果,所以我在美国上学时候更简单,早上永远不变的是牛奶麦片加蓝莓,偶尔会加点坚果进去,说实话我们家保姆是在吃大鱼大肉,我吃得绝对不如我们家保姆。

  王利芬:这个月有更进一步的思考吗?

  刘强东:我觉得去年把这个公司,对自己、整个公司,大的方向基本上想得很清楚了,所以这个月就是看书,看各种各样的书。比如说这个月我看了三本菜谱。我对做菜真的是很感兴趣的,除了日本料理我不会做之外,法餐、中餐、粤菜、淮扬菜、川菜(都会)。上市的第二天,我给公司的老员工和核心团队做了十四道的法式大餐。我觉得比较享受,做菜也是很大的艺术。

  这个行业待久了,总会被历练出来

  刘强东:我记得最后一轮融资应该是2011年11月,那时候我说过,其实公司并不需要钱,但市场就不相信了,觉得你一定缺太多钱,说我们的资金链断裂等等。其实我们拿这么多钱,最核心的还是希望有足够多的对供货商的支付能力。很多创业者,当他现金流为正的时候,不愿意股份被稀释,等到市场一变差,一旦发生比如说供货商挤兑的时候,资金链可能一夜之间就会断裂,所以尽管在2011、2012年我们帐上有很多钱,我们最后又拿了。

  2012年,市场上太多关于京东的流言,甚至还有人打赌,如果十月份京东资金链不断,龙虾随便吃,啤酒随便喝。供货商其实是不理解的,而且很多供货商属于传统行业,他就是比较容易相信,就会老睡不着觉,这不是件好事,所以我们2012年决定启动上市,核心的是希望供货商能睡个好觉。

  2013年基本上是算是比较平稳的一年,因为2013年我们定的基调是休养生息,所以在那一年我出国上了八个月的课。

  王利芬:为什么要休养生息呢?

  刘强东:因为我觉得2013年正好是京东成立第十个年头,过去连续狂奔了九年,我希望把主要的精力不是放在增速,而是内部的运营质量的提升。

  王利芬:不休养生息会出现什么问题吗?

  刘强东:我们意识到,高增长的企业,老板会头脑发热,觉得我们无所不能,其实公司可能有很多小漏洞,这些漏洞暂时不足以让公司出现问题,但是如果你不加以重视,不及时把它消除掉的话,时间一久,这个窟窿漏洞越来越大,有一天可能把整个大厦都倾倒。

  王利芬:你当时是怎么嗅出危险的?

  刘强东:2012年,我最明显感觉内部员工抱怨最多的就是,内部沟通协调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很多员工都在抱怨说,跨部门协作太难了。所以在2013年,我们做了三个重要的梳理,第一个就是把人,把团队重新梳理一遍,当时我们大概有四万两千名员工,我们花了7、8个月的时间,做了一个全员360度的考核,从最普通的员工,到每个VP,最后中高层管理人员还开了一次圆桌会议,看他说什么,做了什么,反映出的价值观是什么,到底有没有这种协作能力等各方面,最后我们淘汰了一批管理人员。

  第二,我们把整个组织架构做了一次调整,之前完全扁平化了,金融业务跟电商业务全部混在一块,所有人都直接向我汇报,这本身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所以我们去年把京东就做一个集团公司,底下还有四个子公司,京东商城就是老的京东的业务,然后成立了一个金融集团,专门做金融业务,后来我们成立了一家专注硬件的公司。

  王利芬:一般来说跨部门协作不太好解决,你是怎么解决的?

  刘强东:一个叫虚拟小组,至于比较重大的,你比如说我们O2O项目,我们就成立了一个虚拟小组,O2O牵扯到公司的仓储、配送部门、客服部门、财务部门,这样我们临时把所有部门的员工集中在一块办公,但是这个项目结束之后,一旦上下运营稳定之后,每个人再各自还回到部门,还是向自己的老板汇报,这样把这个事情做成了。

  如果没有经过这一年的内部大量的细致工作梳理的话,我们上市肯定能上,但是会显得非常匆忙,我觉得对这家公司,包括对市场和股东都不是一个负责任的行为。

  王利芬:这些流言出来的时候,你觉得委屈愤怒吗?

  刘强东:也没有,因为老实说中国的互联网行业还是处于文明社会和原始社会的边缘地带,有的时候是跨一步出来是很文明的,退回一步就是很野蛮的,所以在这个行业时间久了之后,我觉得每个人都会被历练出来。

  王利芬:所以你也不怕。

  刘强东:我大部分都没有回应,我唯一回应的一次好像是在2011年,我记得当时回应的应该是当当的李国庆,回应他一次。大概意思如果帐上没有这么多钱,我可以就像打赌一样,我<

本文关键词: scmsc
分享:
0条评论网友评论
全部评论
 友情链接
 合作单位
南京斯图加特联合展览有限公司     |     中国供应链专业委员会     |     物流工程学会     |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托盘专业委员会     |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汽车物流分会     |     中国物流技术协会     |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物流装备专业委员会